欢迎光临第一亲子网

婴儿的焦虑:母爱的本能在退化

2019-8-21 | 来源:第一亲子网 | 点击:

导读:   婴儿不是缩小版的大人,他们有自己的心理发展特点。如果幼年时把他当成大人来对待,成年后他更可能像个孩子。   父母往往在生理或身体上对孩子关注得比较细心,心理或情绪需要更容易被忽略。在母爱的本能被外界或僵化的知识干扰太多时,母性的自然反应容易受到抑制。因此...

  婴儿不是缩小版的大人,他们有自己的心理发展特点。如果幼年时把他当成大人来对待,成年后他更可能像个孩子。

  父母往往在生理或身体上对孩子关注得比较细心,心理或情绪需要更容易被忽略。在母爱的本能被外界或僵化的知识干扰太多时,母性的自然反应容易受到抑制。因此,单就做母亲本身而言,母亲的知识通常远不如母亲的人格更重要。不过,知识如果能够活用,则可以帮助母亲得到成长。

  一名博士妈妈因为坚持母乳喂养,把新生的婴儿饿得营养不良,体重也不长,咨询医生时,医生问她既然母乳不够,为什么不加奶粉。博士妈妈说:“不是说要坚持母乳喂养吗?”

  其实自然界赋予母亲的本能用来养育婴幼儿已经足够,倒是外部的干扰越来越多,扰乱了母亲的本能反应。母亲的本能越是不使用,就对孩子越不敏感,母婴之间的联结就更容易断裂。

  婴儿早期,绝对好的母亲创造最初的自信——全能幻想

  绝对好的母亲是一个有求必应的母亲,而不是母亲觉得好的给孩子。如果“绝对好的母亲”非要加一个期限的话,至少是头三四个月,因为三四个月的宝宝已经开始有了社交性微笑,从完全自闭的状态转入社会互动了。当然如果现实情况可以满足,最好到1岁,因为0-1岁是婴儿建立对世界基本信任感的阶段。这个绝对好,随着孩子的成长,也要逐渐变成差不多的就可以了。即常说的“足够好”“及格”妈妈。

  新生儿需要的第一步是适应生活,活下去。刚出生的婴儿离开了母体完美的子宫,开始自主呼吸,没有了温暖恒定的温度,皮肤感受到的是或冷或热,开始体验重力感,一切都是陌生的、充满未知的。因为要如此艰险地活下去,婴儿会产生大量的死亡和被迫害性的焦虑和幻想。

  有求必应的母亲,需要创造一个安全、温暖的环境,犹如体外的子宫,使婴儿作为基地去适应外在的世界。当然,这个母子之间紧密联系的子宫外围,还需要有个怀抱,那应该是父亲提供的,只是现实往往不是这样。

  婴儿没有自我感,即没有一个统整的自我,对自己的感知是局部的,对母亲的感知也是局部的。

  婴儿吃奶时,呛了一下,他并不能获得一个解释说,“哦,这是因为乳汁出的太快,我来不及所以呛了一下。”因为在婴儿眼里母亲也是局部的,而不是完整的人,此时母亲约等于乳房。

  伴随着这个被呛的感觉,立刻产生大量的原始迫害幻想,即乳头在迫害我。婴儿此时的感受和情绪是无法处理的,TA害怕的是自己的感觉,可能会大哭,把头扭开拒绝再吃等。

  母亲知道孩子被呛了一下,如果母亲的情绪稳定,她就会容纳孩子的这个情绪,并通过抚摸、温柔低语等安抚婴儿,准备好了可以继续吃奶。在这个过程中,被迫害的幻想逐渐被美好的生命体验所替代。“哦,这个不可怕,乳房是好的,它不迫害我,我也是好的”,因此,好的妈妈对应好的婴儿,体现了母婴情绪的同步性。

  婴儿饥饿等生理上的不适感,与被奶水呛的过程类似。婴儿饥饿时,他还不能获得一个意识,“我饿了需要进食”,而是胃部排空的感觉让他不舒服和恐惧,以为有人要迫害自己,这些大量的原始性的受迫害性焦虑,使孩子容忍等待的时间极其短暂。所以,饥饿的婴儿哭起来可是不得了的,那是急切呼唤着妈妈赶紧过来喂奶,母亲感受到心焦烦躁,顺着这个心焦的情绪进行行动,这就是在处理婴儿的情绪了。一旦吃上奶,婴儿胃部感觉舒服了,美好的生命体验就又继续积累了。同时母亲一般还安抚说:“饿了,妈妈来了”“吃饱了”等类似的语言。

  经过无数次这样的互动,婴儿逐渐获得一个整合的体验,“哦,我这种感觉不是有人迫害我,原来是饿了,吃了奶就好了”。慢慢地,孩子可以容忍的等待时间就会越来越长,他看到妈妈,看到奶瓶,逐渐有了预期要吃饭了。

  对婴儿有求必应这一点,能够承担养育责任的母亲,如果依赖本能几乎都能做到。因为很少母亲会对婴儿说:“哭什么哭,不就呛了一下吗,值得这样吗?”

  在无数次把情绪扔给母亲,母亲容纳、处理后还给婴儿的这个过程,婴儿逐渐获得了一个全能幻想,即感觉自己可以控制一切。如果可以控制一切,世界就不可怕了。你瞧,我一哭就有人抱我,一饿就有奶吃。这也是最初的自信,或者说自信的原始形式。这个全能幻想可以帮助孩子积累更多美好的生命体验,就可能准备好进入下一个发展阶段,最终随着幼儿越来越有力量,全能感逐渐被打破,开始接触真实的世界。

  正在被教条消解的母爱本能

  养育婴儿,每位母亲依靠本能是完全没问题的。因为一个女人一旦成为母亲,造物主就已让她准备好了身心,以初恋般的感觉投入到母婴关系中。

  然而,现代的母亲拥有了很多的育儿知识,很多已不再依赖本能,而是依赖“知识”。以下是一些常见的、被很多母亲奉为“真理”的所谓育儿教条——

  “按时哺乳,婴儿三个小时才饿。”我想说的是,凭什么所有的婴儿都一样,凭什么婴儿饿不饿别人说了算?从小就不信任孩子,不允许孩子根据自己的感觉来决定饮食呢。难道成人的消化系统都是同步的吗?你饿了,但是权威告诉你,你还不饿,等到了点再给你吃。听起来是不是很荒谬?

  “不要一哭就抱,否则婴儿会被惯坏的,母亲会被控制。”一岁以内的婴儿是绝不会被惯坏的,因为他需要的是全能幻想,让自己安然地活下去,积累美好的生命体验,以消减来到世间的不美好的生命体验。

  “哭时不抱,不哭了才抱,让他知道,好的行为才能得到强化,坏的行为是得不到回应的。”你如果是个婴儿,听到这样的对话,该是多么的愤怒和无助,就好像你难过时不要安慰你,你开心时才来和你玩。

  “吃奶到三个月,最多六个月就要断了,母乳没有营养了,长大了更不好断,尤其是男孩会恋乳。”不知从何时起,母乳喂养的环境变得很不友好,坚持母乳喂养需要母亲强大的定力和抗干扰力。听到好多妈妈是因为压力而给孩子断了奶。世界母乳协会推荐的年龄是2岁。当然可依自己的情况有所延长或缩减。人类的母乳是最适合人类婴儿的食品。哺乳除了满足生理需要,还有心理发育需要。

  “小时好断奶,长大了不好断。”这个逻辑也很奇怪,如果有两个人,一个人除了吃奶还能吃点别的花样,但他能够通过语言和行为表达自己的痛苦,另外一个人只有奶这单一食品,他更痛苦,但他弱小无力表达。然后我们就说后者好断,就给后者断了。其实断奶也是孩子成长的机会,如果母亲能够坦然地接受断奶是孩子成长过程中必须经历的痛,也就不会太焦虑而急于断奶,对于大点的孩子而言,断奶就是一次精神上的成长机会。

  “不要和婴儿同床睡,孩子会被压着导致窒息而亡。”告诫再加典型的个案,吓得一些母亲立刻不再信任自己。必要的注意事项可以做,但真的大可不必因怕压着孩子而做此选择。母亲内在有一个专门的接收反应装置,对婴儿通常会异常敏感,这个装置是造物主给母亲的独享配套设备。我们要相信自己,去使用这套送给母婴的珍贵礼物。

  “六个月具有自我安抚睡整宿觉的能力。”确实有一些天使宝宝会这样,但有的孩子睡眠确实需要更长的时间调整。至少我儿子在3岁之前,我从没有睡过一个整觉。只要母亲别总想着“书上说的”,忘记“别人家孩子”的睡眠情况,用耐心和爱陪着孩子调整,一定会慢慢调整过来的。

  我了解到的一些孩子睡眠极其差,往往是母亲太过焦虑造成的,母亲太焦虑孩子的情绪自然不好,母婴之间在进行一场无言的较量。

  有一个关于睡眠的极端个案,据说一位医生父亲认为八小时睡眠就够了,扬言说他的儿子只需要八小时就OK,孩子白天睡时不让睡,要让孩子清醒状态多接受刺激,晚上睡觉,结果可想而知,孩子后来就进了精神病院。

  “从小要分床睡,培养独立性,以免大了分不开。”那因为不愿意看到太阳落山,所以就要拒绝看日出吗。人生除了要实现什么目标,更重要的是生命体验和过程。

  类似的还有很多规则,每一条乍听起来都有道理。总结起来,这些规则背后有以下信念:

  一是不信任母亲;

  二是不信任婴儿;

  三是太想控制,排斥个体差异。

  有的母亲训练孩子睡眠,含泪心碎地等在门口听孩子的哭声,却不听从本能的召唤。当母亲心碎的时候,那是孩子的哭声投射给母亲的情绪,婴儿自己处理不了的情绪表达给母亲,通过唤起母亲内心的不愉快以理解婴儿,从而及时回应。

  母婴之间天然的联结,在一些所谓知识和规则下正被一点点地割断。母亲接收到婴儿的这些情绪,没有进行回应而是压抑下去,变得对婴儿的需要不再敏感。而母婴之间的心理联结是孩子成长最重要的营养。

  也许,中国的婴儿正陷入集体性焦虑,因为他们恐慌的发现,母爱的本能在退化!

上一篇:有多少妈妈从不涨奶?

下一篇:没有了!